Share/Save/Bookmark

故事的開始是這樣的,豆豆在星期五時密我(我想應該是群組),告訴我他星期六要去募發票,如果我當時沒有回他,我想我應該不會被約出去吧。

然後是星期六當天,一大早我陪我姐去投票(凌晨四點睡,八點起床),之後兩個人就在附近逛一逛。豆豆很好笑,還不時的打電話告知我,他們在哪裡募發票,下午兩點半左右回到家,後來又接了一通電話說他們在光南,那我就只好去了(很勉強的)。

途中看到了新光三越大樓,想說來練一練技術,但看起來還是不怎麼好,唉。



這是在北平西路附近照的,看起來很暗,而且天空的顏色有點怪,但我不想修圖,自然就是美(?)。



這張是在大樓前的馬路照的,雖然天空的顏色有點奇怪,但我自己覺得把新光三越大樓拍的很雄偉(只是自己覺得啦)。

結果我一到光南,他們就要去西門町集合了,走相機街到西門町,看到Canon專賣店,不敢看太久,怕直接被銷售小姐拖進去就出不來了,哈。

到西門町後,他們數發票(我也貢獻不少),我就在那裡東拍拍、西拍拍,很像鄉巴佬。



我自己都不知道這張最主要要拍什麼,不過感覺上挺Modern的。

等他們數完後,就在西門町四處晃晃,晃呀晃的,就晃到了格子趣。在格子趣裡,我看到了一個很有趣的格子,裡面在賣馬英九的周邊商品,我當場就拍下來了,雖然我不知道格子趣能不能拍照,但還是大膽的拍了下來,應該沒關係啦吼。



這張有點暗,但我已經盡我所能的拍好它了。

後來,小婕說要去買米果背的那個粉紅色小包包,只好再從西門町又走回台北車站前了(鬼打牆似的),又是走相機街,在途中看到一台PMP很好玩,在撥放某新聞台的總統大選開票節目,當時才開了幾十萬票左右。

等我走到台北車站附近時,腳已經痠了(宅女的通病),但還是繼續的走呀走。



之前就很想拍這條街了,只是技術不好,拍不出我想要的感覺,我可是等很久才等到黃線上都沒有車耶。

走到台北車站,那對情侶說要買飲料,我也從善如流的說好,一買出來就看到這個台鐵本舖,裝潢都是用木頭,看起來很有感覺。



那裡面也有賣屁屁小姐去淡水買來要送給學長的木質明信片喔。

逛了逛地下街,終於找到米果之前背的那個小包包了,可婕說他想要別的顏色,但店家說沒有,但米果跟婕他們兩個眼光真的很相同,米果之前想買的另外一個小包包,婕說他想要,於是就買了,豆豆付錢喔。

之後豆豆就一直挑釁,說要跟我PK投籃機,要賭85度C的蛋糕,但我說不然來打麻將好了,他又說不要,還說小婕跟他玩線上的麻將,一直被洗戰績,囂張!但我後來還是去投了投籃機,第一關我投了一百出頭,豆豆好像投八十幾分,等到第二關我就沒力了,兩個人打平,第三關就輸給豆豆兩分,不過後來會隨著命中率加分,我硬生生的贏了豆豆一分。



302是我的戰績,301是豆豆的,整個太爽,哈!

後來又玩了彈珠台,明明只有豆豆一個人投錢,結果我跟婕也下去玩了,真的可以玩很久,噗。

爬了很長的出門樓梯後,就更自解散了。結論是,我那天到底是要去幹麻的?莫名其妙的一天呀。

PS 回到家後,我的腳就十分酸痛,到現在都已經星期一了,仍然是酸痛到不能伸直,太久沒運動的後果,Oh my god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ssimist 的頭像
pessimist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孟
  • 推本篇,為什麼推? 因為夠碎碎唸~~根本篇一樣莫名其妙的就迴響了
    (溜)
  • 對不起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變得這麼碎碎唸了,可能巴布久了都會這樣,都被你影響了。

    XD

    pessimist 於 2008/03/24 23:40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