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怎麼也停止不了,這種悲傷的感覺。那我,是不是該直接沉淪?

天很冷,心也沒有暖和多少,感傷著只能被利用、擺佈。生存,固然重要,但我卻不怎麼開心我是活著的。也對,因為我只會看見自己的悲哀,從來不曾想起快樂的事。但是,悲哀的衝擊永遠比快樂還大。真的。

看到了那些可憐的人會有同情心。我,是不是不夠冷血?我一直以為,我可以冷眼旁觀別人的生死,因為不關我的事。事與願違,我只是緩慢的前進著,朝著那麼像機器人般的冷血動物前進。

漸漸發現最近的我,聽什麼歌都不會覺得感動,為什麼呢?我也不知道,但如果我真的麻痺了,我又怎麼會一再的受傷呢?體諒什麼呢?我的感受誰來體諒?我真的應該知足了,在我還有利用價值的時候,最起碼我知道,我還不會被丟出去。至於,現在跟被丟出去有什麼兩樣?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,就這樣吧。

如果可以學著不去計較,我知道我一定可以過的更開心。但是,我要怎麼不在意?我想說服自己是巧合、意外都沒辦法了,我要怎麼不去在意?

真好,又是一個人了。一個人吃飯,不寂寞;一個人看電影,不無聊;一個人做任何事情,更堅強了。

其實也該感謝上帝,因為他沒有對我慘忍到底,才讓我不至於沒有一點點的後路。但也讓我,怎麼也想不開、看不明白。

我求你了,不要再對我說任何話、做任何事了。因為不管你怎麼做,對我都是種傷害,無論好與壞。真的。嘗試著要改變,但卻換來更大的受傷,所以,只要不說話就好,默默承受又有什麼關係呢,起碼不是付出以後的失落,這樣就好了。

人生,燦爛的時光,只有須臾而已;而我,比別人縮短一倍,連剎那都比我耀眼。想來,可悲。除了可悲,我也找不到任何形容詞了。

最差不過如此。但如果是越來越差,也不能怨天尤人。

定律,就是大多數人同意,但少數人反對的不是嗎?因為寡不敵眾,所以,就只這樣輕描淡寫了下,敷衍少數人的聲浪,迎合著那些多數人。少數人,被掩蓋了。而我,就在多數人的意見下,被敷衍著。也罷,時間也不會證明什麼,自認倒楣?我才不會做那種事。承受就好了,反正掩蓋著也不會窒息,不是嗎?

而那些多數人,也不需要裝模作樣。


哪一天回頭看看,來時的路,會不會早已經崩塌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ssimist 的頭像
pessimist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