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are/Save/Bookmark

邊,在我心裡劃開的,是快樂的界線。常說的那些年,又好像昨天一樣,在腦海裡不斷上演。

可以為了肚子餓,而讓自己吃東西;卻不能為了要快樂,而讓自己快樂起來。有點牽強的說法,不過,我喜歡。

凌晨三點半了,可以想像的到,在一片漆黑的客廳裡,只有電腦散發的光線,來照射我所看見的範圍。光線,明顯不足。但我還是坐在電腦前面,跟著僅存的光線,呼吸著僅存的寂寞。

明明已經很晚了,我卻還是睡不著,這不是第一天了。最近,失眠似乎已經變成習慣了。今天什麼也沒喝,睡不著。昨天喝了幾杯咖啡,照常睡覺。不會替自己找藉口,我,快變得不像原來的我了。

原本認為的自己,是自己逼出來的。「我一個人吃飯旅行,到處走走停停;也一個人看書寫信,自己對話談心。只是心又飄到了哪裡?就連自己看也看不清。我想我不僅僅是失去妳。」我不知道我去哪了,也不知道這樣狼狽的自己,到底在做些什麼。一個人吃飯、逛街、寂寞、難過以及任何大小事情,都是自己一個人扛著。不依賴,是自己要求的。最基本的獨立,不就是要耐的住寂寞嗎?我想,我可以。只是,不快樂而已。

凌晨三點五十分的我,在做什麼?抒發心情?!我想這只是個睡不著的理由吧。每當情緒滿溢的時候,都需要文字與我的內心產生共鳴。難免言不由衷的苦澀,在心裡堆積成山。隨時要爆發的火山。

我看不見,在一片漆黑裡。僅存的光線裡,沒有偷到一點孤單的氣息,有的只是主機電扇的轟轟聲,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。凌晨,靜的嚇人,雨滴聲、狗叫聲、引擎聲,甚至是心跳聲。撲通撲通,血液裡有我的寂寞。

雨滴了,縱然不是我的眼淚,我卻希望,它可以在我心裡下。

凌晨四點一分,我呼吸寂寞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ssimist 的頭像
pessimist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婕
  • 也是

    我也吃的很寂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