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發現,你說的話永遠那麼言不由衷,而我永遠不想回答你的問題,因為不論我怎麼回答,都是錯。

你說了要我二選一,天知道你的二選一,就是讓我沒有退路。我不想回答,你就罵我啞巴;我不想起床,你說要拿水潑我,我到底是誰?我真的不知道。

我快窒息了,在短短半個小時之內,你把我對你僅存的一點尊敬,全部摧毀。你沒有資格指使我任何事,也沒有資格管我到底在幹麻,反正你也只是希望有一個人的人生可以被你操弄,不是嗎?

是你親手毀掉的,你不能有怨言。倒是我,完完全全看清了你,利用我也好、為我好也罷,你說什麼我解讀一定不同,隨便你要怎麼樣,我知道我不會聽你的。

今天起床眼睛好腫,昨天告訴自己千萬不能哭,沒想到還是哭的淅瀝嘩啦的。腫就腫,還好我很ㄍㄧㄥ的沒在你面前哭,我不可能在你的面前哭,即使你打我,我也面不改色。

從現在起,你將得不到我一絲的尊重,沒叫你去死已經是我的仁慈了,請你看清楚。

到底是誰在欺負誰?你老以為是別人欺負你,殊不知是你將別人壓到底,你以為你是受害者?這將是我今年聽到最好笑的笑話。

對你,我充滿恨意。你可以當作沒有我這個人,我可以當作沒見到妳這個賤人,各走各的路,省的你又在那裡叫叫叫,反正你也只會叫。

不要煩我,滾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ssimist 的頭像
pessimist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