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來我還是尊重他的,我以為我已經冷漠的很徹底,沒想到仍然失敗了。

對他,我打不還手、罵不還口,唯一可以解釋的理由,就是我仍然尊重他吧,即便我覺得他沒什麼好尊重的。我是不是太沒出息了?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。

就當作我偏激也好、自以為也罷,原諒我一直沒辦法把你想的太好,因為我無法辦到。可若真的要怪,真的就只能怪你自己不好,在我最脆弱的時候,不曾扶我一把,反而落井下石的推了我一把,讓我到現在還出不來,你口口聲聲的說你沒錯,在我看來只想回你一句「是嗎」,你也常常說你問心無愧,倘若一個犯罪的人不問心無愧,他要如何殺一個跟他毫無關聯的人,你說是嗎?

說到底,我會如此不信任別人,也是你害的。因為你從來就不會想要關心我,常常用一句「你很聰明」來敷衍我,這也是為什麼我最討厭別人說我聰明的原因,因為我擔當不起。當一個聰明人要關切的事情太多了,要考慮、要假裝,甚至會自作聰明的讓自己陷入一個無解的題目裡,何必呢?但我還是做了,因為我不想讓自己再受傷了,我用了人的自衛系統做了一件不智的事情,同時也考驗著自己可以承受多少寂寞,這不是一個好玩的習題嗎?

也許我下意識的把我的不快樂,都歸咎到你身上去,但你也做了同樣的事。也許就是這樣,才會讓這個打不開的死結,越解越緊吧。但你會在乎嗎?我原本以為我已經習慣了,習慣不去在乎得到你多少注目,習慣你對我的冷潮熱諷以及漠不關心,可是我發現了,我真的很脆弱,不管我在怎麼勉強我自己要變得冷血,我的血仍然在我的血管理熱呼呼的流動著。我惱了,也無助了,要一個人把心掏出來,赤裸裸的放在每個人的面前,真的太強人所難了,我無法做到無動於衷,所以注定受傷?

當一個沒人懂的人,是好?還是不好?把自己保護的很好,卻又有太多的寂寞,這算不算是自我矛盾?也許沒有一件事情是十全十美的,當我選擇了這一件事情,就必須知道另外一件事情永遠不可能達到。所以上帝也說了謊,我永遠無法得到救贖。

我很懦弱的想找一個解脫,不想在陷下去了,這樣中途放棄的行為,又不像是我的作風,我真的很矛盾、也顧慮很多,開始自我厭惡。

最近真的處在一個自我虐的的情況,每天都是清晨才睡,歸咎於前面敘述,所以我每天都只吃一餐,最近胃好像也受不了了,尤其是我今天到晚上八點才吃東西,平常都是下午吃ㄧ吃,晚上才沒吃,所以胃跟我抗議了,就算有一天胃出血我也不會感到意外。想找大夜班,但米果說要把時間調回來,我也試過了一天不睡,到晚上再來補眠的方法,依舊改不了壞習慣。我看改不掉了,有一天會因為爆肝而死,我看也算是自然現象吧。搞不好現在全身上下都是病,搞不好是故意虐待我自己也說不定,現在胃又在痛了,但我八點才餵飽我自己而已,這是徵兆嗎?可我一點都不擔心把自己身體弄壞,為什麼?是看準了沒人傷心嗎?


打一篇網誌花我半小時,會太久嗎?最近網誌標題都用英文好了,這樣可以提高我們英文程度,所有抗議駁回。


你說我是堅強,還是倔強?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ssimist 的頭像
pessimist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