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應該要習慣,對於你的殘酷、漠不關心不做出回應,可能我內心深處還是希望你能夠有一點良知,懂得補償。只是我好像做錯了,不應該相信你,讓我又跌了一大跤。

你說的每一句話,都會在我心裡刻上點點的痕跡,我雖然不期盼你會給予我什麼,但我也不想像白癡一樣的任人宰割。我不知道我還想跟你說什麼,但我最想對你說的一句話是「There is no relationship between us」,你知道是什麼意思嗎?我知道你聽不懂英文,所以我告訴你也無仿,只是我一點都不想看見你,你說該怎麼辦呢?

「妳」也是白痴,我是應該怒罵妳,畢竟妳一點都沒有盡到妳的責任,只是一昧的要求別人做你認為對的事,這就是妳的報應吧,注定要不到別人對妳的尊重。

我病了,所以我不想打太多,也沒有辦法思考,我只是希望,這個鬧劇不會糾纏著我一生一世。

還好我也變了,從一開始的「當事人」,到現在的「旁觀者」,我已經學會如何保護自己,這也是好的,最起碼我只會聽聽,不會攪和進去。

吃了藥想睡,噗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ssimist 的頭像
pessimist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