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我質疑自己的同時,我是不是也否定了自己?我也看不起我自己,也想罵我自己,甚至是恨我自己。因為我答應自己的事情,沒有一樣做的到,所以,我對自己失望了?

以前總是覺得,長輩的話就非聽不可,現在卻剛剛好相反,我質疑每個人說的話,懷疑誰是不是笑裡藏刀,也搞不懂誰所謂的「為我好」。每次這個藉口,都會強迫別人去做一些不喜歡的事情,所以我討厭這句話,我討厭。可能是因為環境的關係,我不喜歡依賴別人,不喜歡靠這個、靠那個,不相信任何人,包括我自己。過度保護自己?我認同,我卻無法克服。

是環境讓我不能相信世界上有愛,是環境告訴我這個世界是弱肉強食的,是你告訴我,我是偏激的。

謝謝你告訴我這一句話,讓我知道你又為自己找藉口,又為我帶來傷口,雖然有大大小小的傷,但卻不會痛,也許是麻痺了吧,只是也許。你站在血泊之中,告訴我你沒有殺人,但是你手上拿了一把沾有你指紋的刀;你在傷害我以後,再告訴我對我嚴厲是為你好,那就表示你沒有傷害過我?我沒有辦法苟同你的想法,你可以一笑置之,我卻無法當作沒發生。

我會去警局控訴你,因為你殺人的嫌疑最大;我會繼續恨妳,因為你毫不在乎我的感受。不要再說你很委屈,不要再說你是受害者,那麼我是什麼?你要惡人先告狀的反過來說我傷害妳?這很可笑,也顯得我很可悲,居然是我傷害妳,而不是你傷害我?你永遠也沒辦法知道,你在我心裡留下了多大的陰霾,讓我不相信這個、不相信那個,讓我無法克制自己的恨妳、怨你,甚至有一段時間封閉自己。你認為、知道的還太少了,因為你帶給我的影響,遠遠超過你想像的。你再裝什麼受害者呢?再裝,我都快嗤之以鼻了,假惺惺的受害者。

當我姐跟我說那句話時,我撼動了,因為我是這麼不相信任何人,也不相信自己。我應該怨懟嗎?我不知道。

不要問我發生什麼事,因為我不會說,也不想說。

讓我沉甸一下,明天,又是那個已經戴上面具的我,看似近其實遠的我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ssimist 的頭像
pessimist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