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看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了。

模糊,不是因為流眼淚。是因為每當我想踏出去那重要的一步時,都會跌的渾身是傷。我很不懂,當我需要援助的時候,那些老是說自己很偉大的人,到哪裡去了?

人生,到底是什麼?

說到底,不就是那些悲歡離合嗎?會因為很多事情悲,會為了許多事情歡,會為了哪些理由離,又為了某些原因合,這就是活生生在你眼前上演的,自己腳踏出來的人生。僅此一家,決無分號。

然而,人生對我而言,不過是早死晚死罷了。早死,只是儘早解脫。而晚死,則是折磨更多。如此一來,我的人生跟植物人,也沒什麼差別了吧。我想。

偶爾,我也像這樣,半夜睡不著,又有什麼樣複雜心情想抒發時,都會呆坐在電腦前面好一會兒,才開始打起字來。需要用很多時間,來消化我所情緒。很懊惱,想認真的表達出來,卻總是辭不達意。可能是我的修練還不夠吧。

告別了許許多多的東西,而那些東西也留下了不淺的痕跡。

記得有人曾經問我,為什麼要將戒指拔下來。我想,是想悼念那些純真的回憶吧。那只戒指,不是我買的。但,卻是陪伴我經歷小時候的每個記憶。這中間,當然也不見過好多次,但它總是會回到我身邊,讓我跟過去還有關聯。當中有太多太多的悲傷,以及太多太多的笑容了。但我既然要跟過去劃清界線,就不能再有任何留戀了。

其實說劃清界線,也沒那麼嚴重,純粹只是想把它放在心裡面的角落。偶爾,夜深人靜寂寞時,再拿出來細細品嚐滋味罷了。

曾經,我也將戒指拿下來過。而戒痕,卻還是烙印在我左手無名指上,很久很久。現在,我又將戒指拿下來了,而我很確定不會再戴上了。只是這次,要花多久的時間,戒痕才會消失呢?也許它深深烙印在我的心裡面也說不定。

薰衣草寧靜的氣味,散逸在空氣中。原本是會讓人沉睡的玫瑰精油,也讓人更精神亦亦了。

曾幾何時,我也會失眠了。記得小時候,一杯咖啡就可以讓我神采飛揚一整天。而現在,變成是黑咖啡才能讓我的腦袋保持清醒。那麼更久的以後,會不會是怎麼樣的輾轉反側,我依然兩眼直瞪著天花板數羊呢?我也不知道。只知道對於現在的我來說,失眠也許是對自己更好的一種逃避方式罷了。

腳步,越來越凌亂了。

越來越驚慌的腳步,隱隱約約的未來,哪一個才是現在的我在做的事?

漫長的旅途,只有我一個人生存著。


創作者介紹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