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的開始,永遠都是不確定。未知數,更或者是疑問句之類的東西。

我永遠都會記得的故事,都是刻骨銘心的、以悲劇收場的爛故事。

永遠會記得的,不會是哪一天早餐吃了什麼,那一天發呆多久之類的芝麻小事,一定是為了什麼而哭,為了什麼而笑,為了什麼而感到煩惱。因為自己的思緒,影響自己情緒,為了你而哭,值得嗎?問自己的同時,眼淚還是流不停。有什麼用?就像叫政治人物不要出來作秀,新聞媒體別那麼八卦一樣,都是沒用的。我很氣憤,不光是為了這些事情,也為了自己。常常在想,萬一哪一天流不出眼淚了,那麼究竟是我流太多眼淚,不懂得節制?還是因為自己已經麻痺了?

每次都是這樣,重複的戲碼一直演出,你演不膩,我倒是看膩了。我不明白為什麼你老是喜歡強逼著別人,接受一些你認為是對的事情;更不明白為什麼我都反抗了,你卻還是妄想著控制我的思想和行為。你也很清楚我不可能按照你的話去做,我也很明白我不願意照你的吩咐做,那麼究竟是要怎麼樣呢?是我投降?還是你放棄?答案永遠不可能二選一,因為誰也不想退讓。

做得到跟做不到只差一個字,但是意義卻差了十萬八千里。「我做得到」跟「我做不到」所得來的回應,也差了幾萬光年遠。而我卻不能說出「我做不到」這一句話,我用敷衍的方式你不接受,我用否定的方式你不接受,非得要我肯定的說「I can. 」,你才會滿意的點點頭,拍幾個不值錢的掌聲,來恭賀我又輸了我的堅持和尊嚴。我為什麼不說「我做不到」?因為你的尊嚴重要,我的尊嚴一點也很重要,為了顧及你的尊嚴,只好踩著我的尊嚴,去成全你的驕傲。所以你贏了、開心了,不管過程多麼骯髒,你永遠抬著下巴看人,嘴裡也饒不了人。

我會恨你,不管你是有意無意、有口無心,我存心計較定了。你也可以說一些「為我好」之類的爛藉口,來唐塞我這個小人物不起眼的傷痛,當然我會不會接受,你也沒資格管我那麼多,畢竟我們是陌生人,不是嗎?

我發現一個人閒著,會用很多時間來想事情、發呆,想著想著心情又不好了起來。我果然不能閒著,一逮到空檔,便無可救藥的沉溺在我的思緒裡了,無法自拔。

你認為的小傷口,在我心裡已經要潰爛了,你覺得嚴不嚴重呢?也許這個答案對你來說,根本就不重要,對我來說也是。我反而期望它爛的快一點,好讓我的心越來越黑、越來越小,等到哪一天良心全部耗盡時,我就完全沒有感覺了,多好!好在我可以不在乎,好在我不需要強顏歡笑。

為了活著而活著,和為了恨而活著的人生,究竟哪個比較慘呢?


創作者介紹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