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在家裡都吃飽睡、睡飽吃,完全像是在度假,只是心還是沒辦法輕鬆、快樂起來。

原本已經沒什麼重要性的我,已經很習慣被所有人誤解、奴役以及謾罵,像是不可能有一天不會發生一樣。只是,每次告訴自己說「你應該習慣啦!」,卻又脆弱到每次都必須很努力的隱藏自己的眼淚,深怕不爭氣的又再次潰堤。

我知道自己完全沒有辦法作夢,什麼事情都必須依照現實,而不是順我的心願;我也知道自己從來就不是什麼重要性人物,即使是在自己的世界裡,也不是什麼必需品,既不是空氣,也不是水。只是我從來沒有想過,到現在我還會為了這樣的事情傷心,「有什麼好哭的呢?」我這樣問著自己,卻從來不知道答案。是我還看的不夠清楚吧,每每在我快看破的時候,又給了我一點希望,然後再度絕望,最後又燃起一點火苗的循環下去。

我不會很奢望自己變成什麼大人物,畢竟要一個天生懶惰、缺乏自信的人做出什麼成就來,也太過於苛求。但我只求我可以安安穩穩的過日子,而不是每天都要擔心這個、擔心那個,完全不能有自己的想法,只是眺望著、期盼著那樣誘人的未來。

有時會氣自己,為什麼要為了別人的感受而活;也會氣自己,為什麼要為了幾十年前發生的事情而悲傷著。不意外的,我是很念舊的人,也毫無疑問的,我是個愛面子的人。雖然說是念舊很奇怪,但是十幾年前發生的事情,只要是讓我大喜、大悲的事情,我全部都會記得。而我也相當倔強、相當愛面子,不可以在別人面前表現脆弱,這是我對自己的基本要求。我不喜歡別人施捨,也不冀望別人幫助,我只想靠我自己,讓我邁開艱難的每一步。我不敢說我有多堅強,只是比起其他人,我自認堅強得多了。

聽「陌生人」最喜歡的一句叫做「我不難過了,甚至原諒你的殘忍理由。」,因為我做不到這件事情,所以我很努力說服自己;聽「凌晨三點鐘」最喜歡的一句是「有些事情要絕望到底,才能看的透。」,因為我老是看不透,所以要讓自己學會這件事情;聽「人質」最喜歡的一句話是「在我心上用力的開一槍,讓一切歸零在這聲巨響。」,因為我想讓發生再我身上的一切,都會因為某件事情的發生,歸零;聽「彩虹」最愛的一句是「坐在浴缸裡蓮蓬頭,代替我哭泣像下雨,其實我不知道,眼淚有沒有流,就像這故事中,你有沒有愛過我?」,因為我知道你沒有愛過我,所以我問自己這個永遠是否定答案的問題;聽「紀念」最喜歡的一句話是「想念變成一條線,在時間裏面漫延,長的可以把世界切成了兩個面。」,因為想念很長,距離也很長,究竟我們的思念可以傳達到哪,我不知道。說了那麼多,大概就是想說不管怎麼樣,我就是開心不起來,因為我很難過、看不透、無法歸零、沒有感情卻有了太長的思念,我太念舊、太沒自信、太在乎別人的看法也過於悲觀,我都明白的,只是無論我怎麼強迫自己去做,就永遠做不到。我也不想難過,但為什麼別人一直讓我難過;我也不看透,卻偏偏不看透就沒辦法釋懷你給的痛;我也不想歸零,但累積了太久的悲哀有一天也會決堤的;我也不想沒有感情,但偏偏如果是一個太過感性的人,就沒辦法當一個堅強的人了;我也不想太過想念,但如果不想念,我怎麼會相信世界原來還有光明的那面?我都不想做的,卻都必須去做。所以,人生就會因為沒辦法克制自己,而讓我有太多破綻了。

聽著「陌生人」的現在,學著如何不難過、不悲哀。凌晨四點半的現在。

原諒我最近偷懶過度,一直沒辦法兌現之前的承諾,連Twitter都嫌麻煩的我,實在是無藥可救。

創作者介紹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