活著?何以見得?

我可以不活在別人的記憶裡,也可以不活在誰的心裡,卻無法不活在過去的記憶裡。

平靜的度過每一天,幾乎成了奢求,我盲目的找尋,那個可以落地生根的地方,不是這哩,也不是那裡,那到底在哪?僅存的那麼一點在意,對你,我已經失去太多可以依賴的東西,強迫自己不去理會太多東西,得到了卻又是太多癒合不了傷口和克服不了的恐懼。

一直以來,活在當下的那個願望,因為現實的壓迫,大概又只能想不能做吧。你懷疑的、我想做的,都不可能是共同的,就如同你所說的,我把你的話當耳邊風,但你不是也沒有將我話的擺在心裡,不是嗎?別再說我誤會你,這個世界能同時發生這麼多誤會的事,除非是在演連續劇,否則我想誤會你這麼多也有難度吧。你可以推的一乾二淨,但我沒有辦法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過,誰不會痛?但是痛的過程中再雪上加霜,恐怕再怎麼麻痺也沒有用了。

我很想知道我在做什麼,一如我知道現在幾點幾分一樣的清楚。只是不知道為什麼,寂寞阻擋了我的思考迴路,我也想知道我在幹什麼,但我就是無從得知,如果一不小心,掉進了誰設的深淵裡,我怕我自己無法再站起來,無法在對抗內心裡那個一直想著毀滅的我。

浪費了許多的心力、力氣,去跳脫那個為了引起你注意的我,這不是我的自我防衛機能,我想大概又是看清吧。每每看清太多事,人也無力了起來,就因為事實往往讓人無法接受,才會有這麼多不幸的事發生吧。抗壓性低,我想我也是。

有點疲憊的發洩。純粹。
創作者介紹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