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很無力,想要改變的事情沒辦法改變,想要不變的事物卻又那麼容易更變。

沒有人懂也好。我忘記了原本的我,也忘記了那個會笑的我。隨便吧!在每個人的眼裡,每件事物都有不一樣的解讀方式,我可以說什麼呢?也許就是說著「謝謝」、「對不起」,這種場面話來敷衍每個人的想法,但是,每每解讀是會讓人受傷的話,自己,也像是被劃了一刀。

剩下的光陰還有多久,其實自己也不是很想算清楚。討厭自己每次都把別人的話記在心裡,但是我的記憶卻不受控制,記下來就記吧,反正在眾多痛苦中的一筆,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份量而已。

懷念著小時候的光陰,那種不需要顧忌、猜忌別人心裡的感覺,其實是讓人快樂到近乎夢想的階段的,沒有任何的心機、謊言、爭辯和難過,有的只是天真純潔的思想以及生活。只是越想要的東西,就都會得不到。

我不明白,在我吶喊著需要人救時,總是沒有人在我身旁;在我需要安靜時,卻也片刻得不到寧靜。也許沒有勇氣的是我,是我沒有承受寂寞的勇氣,因為一次的體驗太恐怖,也太沉溺。屏息著,我慢慢的前進著,那一條無人空向的路,通往著悲傷也好、難過也罷,反正努力對我、對你也只是多餘,我不想再努力了!在這個只會為別人活著的人生裡,說忽視別人的看法,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既然如此就算了,算了!

仰望著,仰角45度的天空,看起來總是很悲傷。

吶喊著,凌晨三點十五分的街道,這樣難以承受的悲傷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ssimist 的頭像
pessimist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