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說什麼才好? 

至少,讓我別再煩惱。

我想,我一直都是個亂七八糟的人吧。一直想在常規道路上,開闢一條我的捷徑,只可惜連開都還沒開,我已經不想走了。每走一步,就要想到後面三步;每說一句,就要想到每個人的反應。老實說,人生不是在演戲,但我要怎麼樣才不那麼小心翼翼、步步為營呢?

寂寞不是誰的特權,卻是我的朋友。很多難以開口的話,全都告訴了寂寞,而寂寞再安慰我,讓我可以快樂些。但有沒有快樂,我想連我都不知道。

靈魂跟身體,似乎常常分開。身體做的事情和心裡想的事情不一樣。告訴了自己什麼事,沒有一樣做得到。我在想著什麼呢?想著從今以後、想著此時此刻,也想著幾年以前的事。每件事,我都想的太遙遠,幾年以前的事,對照到現在的我;這一刻的我,又想著幾年以後的我;而幾年以後的我,又想到更久以後的我。但那些我,卻都是可悲的我。還沒實現的,也許不會實現了;而現在想要實現的,大概一輩子都不會實現了。因為,夢想的道路太遙遠了,我猜不透、看不到也不想知道,就這樣吧。

即便說著「我的未來不是夢」,但它確實是夢,那樣的不踏實、不實際。

因為有了影子,我才得以生存;因為有了過去,我才活的黑暗。因為不能見光,而依附著別人的影子生活,即便陽光如何溫暖,依然照不進我的視線內;因為那樣的過去,而覺得世界可悲,即使別人如何歡笑,笑容依然不在臉上。慵懶的陽光、黑白的間隙,原本看不見的微塵也清晰可見了。只是,就算我讓自己攤在陽光下,心依舊不可能暖和、不可能不痛。就好像,明明我的心已經太殘破了,卻又要拼湊起來的道理是一樣的。不可能。

每個人都說的話,也不見得是我的話;每個人都做的事,也不一定是我想做的事。但為什麼每個人都這麼覺得呢?也許我太有主見,更也許我太沒主見,但至少輪不到別人幫我決定那些事。因為這是我的人生,即使我想亂七八糟,即使沒有規則,但那就是我的人生,我用我的手堆砌出來的人生。

悲傷也沒什麼不好,至少看見在悲傷的事,也沒有別人痛。

而難過卻一點也不好,因為他把我的靈魂抽絲剝繭了以後,也把我的思緒瓦解。只是也沒差了,多了那些都東西,只會讓我更沒辦法冷血,更沒辦法變成一個沒寫沒淚的人罷了。都丟掉了,那些良心、眼淚和靈魂。而剩下來的,不管我要或者不要,也都只是軀殼而已,存在與不存在都不會構成問題。

原來網誌開張到今天為止也一百天了,而故事卻無止盡的延續下去...

創作者介紹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