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Hanging Lighting]

 

 

肚子絞痛,在凌晨兩點,這個就算想呼叫也沒人聽得見的時刻。

害怕改變,害怕變了以後的人生,更害怕淺意識想停留的自我。

能有多明亮?能多輕鬆?能多美好?

無數個問號在心裡打結,像雪球一樣,越滾越大。

有好多個影子,不同的自己,我是我,卻也不是我,就好像是沒有謎底的謎一樣,永遠猜不透今天的自己。多面,但不多變。

在電扇的陪伴下,又走到了凌晨兩點,天氣悶熱的不像話,喜歡冷勝過熱,That's why I love winter!

深夜,台北依舊燈光輝煌,但街上卻冷清清,沒有紅綠燈的限制,穿梭在大街小巷,有點防備,卻又刺激的感覺,I like it!

都市的壞處,不只是溫室效應,還有光害。我已經忘了我有多久沒見過滿天星斗了,我懷念,即使脖子痠也硬是仰著頭數星星的日子。

斷斷續續,有點詞不達意,有點模糊不清,即使不是人人看的懂,但在這個自慰型的部落格裡,我看的懂就好了!

 

Taipei, 2:25 a.m.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ssimist 的頭像
pessimist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