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Merry-Go-Round] No one there

 

那是莫名的羈絆,就像魚和水一樣,看似不互相影響,其實不能沒有彼此。

在需要與被需要之間拉扯,答案是什麼我也不敢多問,因為不管是什麼,事實總是傷人。

乾澀、暈染又褪色,好像沒有什麼是可以永遠不變的。

開始羨慕每一盞燈下的故事,有了那些情節添色,即使是普通的燈光,也變得絢爛。

燦爛、耀眼的笑容裡,究竟藏了些什麼?我好像可以解讀,但又好像不能。

在交界地方的空氣,是那麼的潮濕、刺鼻,有很多的岔道、小路,但沒有捷徑,你永遠不知道這條路通往哪裡,因為這裡沒有路燈和標示。對的不一定永遠對,錯的不一定永遠都是錯,有太多組合成的可能,但不可能這件事卻常常發生,你想知道什麼都得自己猜測,每一步都戰戰兢兢,每一口呼吸都小心翼翼,深怕某些意外,自己將會永不翻身。沒有奇蹟、信仰和同伴,只有自己,也只能靠自己。不一定是黑暗,但絕非光明,不一定是痛苦,但也絕非快樂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