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ague Road

看了太多的「說一套做一套」,覺得做人還挺累的,既要猜測別人對自己的想法,又要分析他每個動作背後的涵義,有心理準備的被捅一刀,總比莫名其妙受傷來的好,我是這麼認為的。

最近有一位長輩借住我家,我跟她沒什麼交集,因為生活時間是錯開的,但偶爾還是會聊一下近況,沒想到這位長輩也可以在背後捅我一刀,明明是我沒說過的話,也可以栽贓成是我說的,而且那還是一句會讓我抓狂的話。

什麼叫「她跟我說她不想要做」,我如果有說過這句話,我出門馬上被車撞死!生平最恨別人栽贓我,有做就有做,沒做就是沒做,打死我也不可能承認我沒做過的事。如果她是當著我的面說出這句話,我或許還不會這麼生氣,但她是跳過我,直接跟我媽這樣說,這讓我非常不高興。

會知道是因為我媽私底下問我有沒有說過那樣子的話,我聽到的當時還嚇了一跳,沒想到這位長輩看起來和藹可親,背後也是會道人是非,差點想請她另謀住處。

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,如果要說我壞話請當面告訴我,不要在我背後搞些小動作,當面告訴我或許我們還會是朋友,但在我背後說我壞話的,我連看你一眼都不想。

因為那位長輩還在借住我家,加上她還是我媽的老朋友,我雖然很不想理她,但還是維持著基本的禮貌,沒有深交、談話,純粹點頭示意那種。

果然,有時候看的太清楚,人的面貌就會面目全非。不管我自認有多認識這個人,但人的面貌太多,也太難看清了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ssimist 的頭像
pessimist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