擱置在心裡的話,也許永遠也不會有機會說出口,更也許根本就是個錯,因為你根本不在意別人的看法。

天氣越冷,心也跟著越涼,大部分的人都會急著取暖,唯獨我希望它能就此冰凍,從溫熱降到冰冷的過程太過痛苦。我沒想過一個人會被設限這麼多,而這些限制都不是自己給的,我不想變得不是自己,而現實總和願望違背,被逼著往前走,不能停留,你可以是不擇手段的壓迫我,我不能逃避,也沒有地方可躲,只能承受到我不能承受的那一天,這一切才會停止。

每個人都是不懂我的,我做什麼錯什麼,從來就沒有一個人是站在我的立場考慮,永遠都是別人對,而我絕對是錯的,如果有一天我就此瘋了,我也不會感到懷疑。我不能因為我自己想,然後去做;只能因為別人想,而被迫去做。不開心也不會有人問為什麼,大家都覺得是應該的,所以我必須去做,沒有任何理由、藉口。如果我反抗,不遵照你的意思,就會被你宣染我是一個多不好的人,我不能有自己的意願,這是你的行為告訴我的。

快樂總是離我很遠,每當我認為無憂無慮的時候,你總會給我幾句嘲諷的話,讓我知道,我連做夢的權利都沒有。我必須永遠悲觀,這樣子就不需要感到難過了,也不會因為別人幾句話,就把我從天堂打到地獄。我知道沒有人是永遠快樂的,但也不該是永遠不快樂的,不是嗎?替你自己找藉口,來製造別人的傷口,你永遠不知道自己做錯的什麼,就像你從不知道別人是不是快樂的,因為你自己好就好,根本不在乎是不是有人被你絆倒。

最近的我,找不到生命的意義,找不到存在的價值,就像處在一個被所有人遺棄的地方,沒有人聽見我在求救。我把自己放逐,像失去靈魂的行屍走肉,有意識、沒思維,就這樣任人宰割。

我討厭自己活的這麼沒有價值,討厭自己替你的行為找藉口,更討厭自己完全不知道為了什麼而活。

有時候我懷疑,自己根本不應該存在,如果每個生命都值得別人喝采,為何我從不以我活著而感到喜悅。

人究竟是因為需要而存在,還是因為存在而需要,我都快分不清楚了。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ssimist 的頭像
pessimist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