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每天你都有機會跟別人擦肩而過,你也許對他一無所知,不過也許有天,他可能成為你的朋友或者知已。」 ─《重慶森林》

剛看完《重慶森林》,片長將近兩個小時,看完也差不多凌晨三點左右。以前我也看過《重慶森林》,只是記憶模糊的知道有梁朝偉和王菲,但卻完全不知道劇情在描述什麼。

前部分的故事裡,是金城武跟林青霞主演,後面則是梁朝偉跟王菲。在演些什麼呢?林青霞是個不管多晚、有沒有下雨,都一定要穿著雨衣、帶著墨鏡出門,因為她「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下雨,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太陽。」我同意,因為我們都是缺乏安全感的人。一個會隨時隨地為自己想的人,不是自私,就是缺乏安全感,只是我是例外,兩者都是。

而金城武是個喜歡在特定時間點,做特定的事的人,例如失戀一定要跑步、每天都去同一個地點等女朋友......等。這種人不是害怕改變,就是固執,而他是前者。會害怕罐頭過期,並且希望它永遠不要過期,就某種心態上而言,他也是缺乏安全感。

梁朝偉在片裡面,是個會買「廚師沙拉」給女友當宵夜的警察。有一天老闆跟他說,你怎麼又買廚師沙拉,要不要試試看炸魚薯條?梁朝偉怕他女友不喜歡,所以都各買了一份。隔天他跟老闆說,炸魚薯條一份,原來他女友不喜歡吃廚師沙拉,而他完全不知道,老闆又跟他說,今天要不要改吃PIZZA,同樣的理由,所以他又各買了兩份。到了第三天,他只要一杯黑咖啡,因為女友走了。梁朝偉說「連宵夜都有那麼多選擇,更何況是男朋友。」於是,他把失戀的情緒,放在家中每件事物上。毛巾沒擰乾,他就說「別哭了,失戀算不了什麼的。」;娃娃的毛不整齊,他會說「不要頹廢了,她只是不在而已。」其實梁朝偉是個不喜歡面對事實的人,所以他也忽略了事實,在王菲去他家整理房子時,明明有明顯的改變,卻完全不知道所有理所當然的事,都變得不理所當然。

至於王菲,我到現在還是不懂她。她是一個愛作夢的人,以為自己所做的事情,都是在夢遊,包括去梁朝偉嘉整理房子。她想要去加州,所以她以為在夢遊所做的事,都用「California Dreaming」來當作背景音樂,因為她以為在實現她的夢。因為夢太美好了,她害怕夢會醒,所以當梁朝偉約她出去時,她卻步了。直到她完成去加州的夢,她才讓夢遊,變成事實。

開始所有的主角,在一瞬間都有接觸,在距離只有0.01公分時,你並不知道你和他會不會有交集。當然我們不可能追問從身旁經過的路人,也不可能去一個陌生人的家裡,只是我週遭的東西,真的不曾變過?假設我每天都在同一個時間,進同一家便利商店,買同一件東西,付同樣的錢,同一個人幫我結帳,同一時間離開,同一時間到家,那能表示什麼?這個東西沒有漲價,還是時間不曾變快?有可能今天進了一批商品,跟我買的東西類似,甚至比他還好,而我卻沒有發現,仍然是買同一件東西,因為我完全不知道進了這樣的東西。

我們不會去關切週遭改變了什麼,因為覺得這是理所當然。就像梁朝偉不曾去注意身旁的任何事,所以當王菲留下什麼東西,都以為是前女友的,因為他根本不知道前女友喜歡什麼。

而金城武則是在四月一日跟女友分手,因為四月一號是愚人節,所以他找了台階給女友下。他給自己三十天的時間,每天買一罐五月一日過期的鳳梨罐頭,因為他給他的愛情保存期限,跟罐頭同一天,同時那天也是他的生日。在五月一日那一天,他明白了對女友的保存期限,在四月一號以後就過期了。他吃掉了三十罐罐頭,同時也在同一天,吃掉了對前女友的愛戀。所有的東西都會過期,礦泉水會過期、衛生紙會過期,甚至連保鮮膜都會過期,有什麼東西是不會過期的?

在每一件東西都有保存期限的現在,有什麼可以是永遠的?其中有一幕,是金城武問一個老伯要不要當天到期的沙丁魚,而老伯看了一眼保存期限,就說「過期品誰想要?」沒錯,誰想要過期品,隨著被淘汰的東西越來越多,人也越來越空虛,因為找不到東西可以填補原來的位子。對現在來說,有什麼東西是不變的?

開頭的情節與開場白,都是在說我們不知道跟我擦身而過的人,跟我又有什麼關係?刊登在某財經雜誌上的編輯序文有寫到,在這個六度分隔理論(註一)可以解釋的世界,還有什麼是真正跟你毫無關係的?地球村的現在,發生什麼事情,都與你息息相關。那麼何不付出多一點關心,來觀察一些物外之趣呢。








註一:

六度分隔理論:(Six Degrees of Separation )。

1967年,哈佛大學的心理學教授Stanley Milgram (1933?1984)創立。簡單地說:『你和任何一個陌生人之間所間隔的人不會超過六個,也就是說,最多通過六個人你就能夠認識任何一個陌生人。』六度分隔理論的數學解釋是:如果每個人平均認識260人,其六度就是2606=1188137600000.消除一些節點重復,那也幾乎覆蓋了整個地球人口若干多倍。




創作者介紹

My Real Voice

pessimis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